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快乐成长

邹城第二实验小学教育集团东校区三年级四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喜欢被生活捉弄的感觉  

2015-06-13 18:44:45|  分类: 真情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hanshi40(无可奈何)《喜欢被生活捉弄的感觉》
说实在的,人的生活很多时候却是很无奈!面对无奈你又能如何?最好只能报以淡然一笑。正如人们所说“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”一样,这这“变化”冲破“计划”那种复杂的滋味儿,可能大家是深有感触——我也生活中一微尘,自然也不能例外。唯一能让我骄傲的,那却是我偶尔还会细细咀嚼、品尝着那种独特而又复杂的滋味儿——也常用曹操的“鸡肋”来概括之。
     我只一个凡人,谈不上什么“本事”与“才华”之类,面对世界当然叹息的多——毕竟“螳臂挡车”嘛,说来只有听命之份儿!只是在这个听命之中,也会产生一种“叛逆”。虽然这个“叛逆”不能主宰一切,但可以在时间之中发酵,以致成长。也许是我童年中太多的不满缘故,也许这是我喜欢思考的缘故,总之越是不能实现的事实中,我若认定这是真理,却偏要从此中走(淌)过去。我也不敢说这是聪明与伟大之类,充其量不过用“叛逆”来形容便可了得。有的时候,我还能以此自得其乐,正如大家所说“哪有经常哭的娃儿”,正因为如此,我的信念却越来越坚定,生活之路上走得也越来越踏实。经过无数事实以后,于是乎有这样的感叹,颇有自虐的幽默——“喜欢这种被生活捉弄的感觉”,而且还发自内心深处。现兹以人生几事儿录于下,供大家参考:
   上学期(2014年上半年)作了2015级中的一个平行班班主任。说来此事还真有些喜剧——我这人干事儿只凭一个“兴”字,一切皆以“我”为中心。我的出发点不是为了领导,也不是为了这个集体,因为我对领导那种官僚与自私愤怒之极,岂能为此折腰?恰好前几年,为了绩效事情与领导们彻底翻脸,早已经圈定了的“边缘人”,自然是领导与我各不相干。偏在这时又出现的变化,过去一起玩得不错的同事,突然又来单位作副职。开学之后,圈定的班主任突然不干,一时之间找不到人手。万万没有料到——他打来电话,要求我帮忙一下。
我这人缺点太多,重情重义就是其中之一。碍于情面也不好推辞,只好答应了他的请求。说句良心话,我知道——这当中是正领导的授意,也有他的请求。无论是谁站到这个角度,毕竟是工作,不能落下啊。于是乎中间便理所当然的作起了主任,也如大家所笑“运气来了挡不住,一不小心就做起主任”。
我只能淡淡一笑,除此以外,还有什么可说?有时候啊,人不得不叹息:一个人的力量实在太小,小到可以忽略不计!
我作起了班主任,也认真的工作起来:一半是为了报答,一半是为了脸面。一学期之中,虽然没有花多少精力与时间,但最后期末评比,还是得了一个优秀班主任。虽然也有老师对此不满意,正如领导在大会上说:“通过考核,没有办法!”
我也知道话中意味儿,有一半嘲笑(有自嘲也有他嘲),还有一半就是事实。对于我来说,这岂不是天上“掉下的林妹妹”?
话又得把话说回来,毕竟为了情义,有言在先——只能代一学期的班主任,到时候定然得让出来。那个重情义的弟兄也曾问过我“还当不”?
我也毅然回答“不”!
性格臭了点儿,可这依然发自内心!我不敢说自己崇高,毕竟为了自己的人生准则,不得不坚持。正如有人取笑说的话——“我什么都缺,就不缺钱”,而我也就如此时常宣扬——“我什么都缺,就不缺骨气”!
班主任还没有当完的时候,有好多老师都劝我说:“你还是把这个班带过去吧?还有一年的时间了,一带就过,反正已经有这么好啦。”
我笑着回答说:“我为什么要带过去?我当初做的时候就只说一学期,不能言而无信啊!”
话虽然如此说,我也明白其它老师们的苦心,当然我也不必强求别人顺从我的原则!
开学了,班主任是甩掉了,我人也轻松了——可以自由的做我想的一切。
说来也怪,事情没有过多久,突然听得有人说“学校校长换人了”。
我听得出,心里也没有惊与喜:毕竟无论是谁来当校长,对我来说永远都是一个样——我只是一个喜欢自我的人,无在乎谁来执政。也就是说,谁来执政,其结果都是一样。
一个月过去,终于学校换校长了,没有想到来的竟然还是同学。
同学归同学,也无所谓。因为前面的是同学,除了是一个符号,另外就是陌生。现在还是一个同学,说不定哪一天,还不是一样会变成陌生。正如人们所说“世间没有永远的朋友”,或者说“世间没有永远的敌人”,也是一个道理。
一个月都没有到,同学来找我说道:“老同学,我看了一下学校的情况,可能有些工作还需要你的支持。”
我一听这话,也明白了八九分,抢先说道:“校长同学,我也明白你的来意。但是——,你也可能是知道,我的身体状况不好,经常吃药。想好好的工作,可能是力不从心。”、
校长同学立即说道:“我今天来当然是有事求你,正因为这个事情不好办,所以才来找你。你自己想一想,这个班的班主任没干好,为了学生,想找一个让学生满意的班主任,其它一时还找不出来人选。我考虑了很久,再也找不出合适的人选,看来只得来求你了。”
我有些不买帐,但也不露声色的说道:“我不瞒你说,过去当个一学期,可也是没有办法,弄得我熬药的时间都没有。这也不是我不给面子,可我这个病,我还想多活几年,所以还得请你老同学高抬贵手了!”
校长同学用真诚的眼光看了我好一阵,然后才停了一下,继续坚持的说道:“我反复考虑过,确实没有人选,我也相信你的能力。再说,你熬药这点儿时间,我想无论如何是找得到的。我是第一次来求你,无论如何也得帮我这个忙。”
我苦笑了一下,没有说话,校长同学立即说道:“我也不想多说,你也知道我的为人,至少我与你们的前任不一样。”
他说得没有错!刚出来工作的时候,大家一起玩,一起喝酒,从来不分彼此。。。。。。
现在怎么说起这样的话来?再说,同学刚来,不给面子也是不对的。无论如何别人没有得罪你,于情于理都是不对的,于是慷慨的说道:“现在学校的情况很令人不满意,这也不能怪老师,确实是领导干部们做出来的,有今天也是必然。不过,你来,此事情本与你没有关系,只是你的运气不好。那这样吧?其它班级我不说,就我过去带的那个班级,我可以在下学期出来接一下。”
校长同学立即站起来,拉住我的手说道“感谢老同学的支持,事情就这么定了。”
快一个月了,我又听到一些消息:凡过去当了班主任的老师(因为不满领导而辞职),分别与之谈话,大家与我一样处境。
此事也算告一段落,没有想到:过去的两个班主任开始上任了。
我过去任的班级的班主任慌神了,立即找我说道:“某某老师,你就行行好,一块儿把这个班主任接了吧?”
我惊谔的说道:“你想到哪里去了,我为什么要如此啊?”
她非常恳切的说道:“你干得好好的,现在却在我手上垮掉了,你忍心吗?你现在接过去,还来得及啊!”
我崭钉截铁的说道:“某某老师,是你多心了,我根本没有这样的想法,你还是好好的干吧!”
没有想到第二天,在办公室里她对我说:“某某老师,我已经给领导说了,一定要你来作班主任,‘他’已经答应了。现在我郑重的告诉你一声,作好思想准备吧。”
之后,同学校长也找我说了,我没有什么可说。
恰好此时遇上这班主任耍婚假,于是乎一切顺理成章了。不过,我考虑到她的课时不够,会扣很多钱,于是主动提出:班主任还是你的,我协助你开展工作就是。至于这个补贴,都好说,课时就算你的。
她一听立即答应了,此事儿便算一个了结。
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,老师们又与我开玩笑起来:“我说你早点儿不用丢的,现在不又回来了吗?是你的就是你的,永远也丢不掉!”
我也只好哀叹起来:“是祸躲不过,躲过的就不是祸”,“该来的自然会的,不是你的抢也抢不去。”
短短的大半年,居然重走老路——心里想起来,实在有些被玩弄的感觉,只是有些复杂而已。对于我来说,早已经是见怪不怪了:
记得我刚出来工作的时候,我父亲就分管教育,满以为自己可以在中心校任教,可偏偏分配的时候却在村上。这不是在开玩笑吗?在我无助的时候,不得不安下心来工作着。等我开学工作做完以后,可戏剧的一幕出现——通知我又到中心校报到。不就四五天的时间,居然如此“天上人间”的走一遭,以致让我不知所从。
后来我也开始“飘忽”起来,除了上课的时间,于是东奔西走喝酒去。学生成绩上不去,领导们自然是意见多多(老师们也是意见多多,特别是我中师的同学意见更甚)。
没有几年,我已经结婚了。此后有理由抱着与父亲决裂的态度,一个人去到我妻子那地方上课。在以后的日子里,一个人从村小,然后到中心校初中,一步一步的走出来了。
没有想到人事改革,因为文凭未达标(就差三个月时间),于是又下到小学;因此我大闹一场,于是又回到村小,一直过着与领导对立的生活。
环境我不能改变,但我可以改变环境。我已经不能适应当地的工作,换一个环境还是可以——凭借着父亲关系,于是又重新回到生我养我的地方。那时的我啊,想好好工作,身体棒棒的,可惜就是没有我立身养命的地方——工资不高,妻下岗,连起码的生活都难以维持。
生活一天天过不下去,只好又外出打工流浪。可惜走了好几个地方,也没有找到适合我安身的地方,最后不得不又重新回到老地方。此时的我已经渐渐老去,身体也渐渐的垮去,不得与药为伍。
这日子过得苦,好在还不至于吞噬性命,还可以保持一颗纯洁的心。人们都知道“钱虽然不是万能,但没有钱万万不能”。就因为生病,把自己的钱都投进去,依然是无底的深渊,无奈之余只得自学。经过了十来年的苦战,终于可以做到不求人——于是乎,今天依然可以“鲜活”的我。经过这几十年的磨砺,钱虽然没有,但骨气依然挺立!
在生活面前,风雨几十年,一直没有间断过。这当中所发生的一切,可以算是捉弄不小,而且也不少!但我——,依然故我的向前走着。那倒不是我有多么的坚强,而是我喜欢这种被捉弄的感觉——他可以剥去我虚伪的外衣,让我露出一根根挺立的骨头,也如我活生生的童年!
这也是我最为值得骄傲的地方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